从油的品质上比较,WTI原油不论从API还是含硫量上均优于Brent原油,其理论价格在同等条件下应该处于高位。WTI原油与BRENT原油的价差长期在±5美元/桶之间波动。然而,自2010年后,价差逐渐扩大,在最高点时WTI油价贴水接30美元/桶。虽然巨额贴水在之后开始缩小,但时至今日,二者仍维持一定幅度的贴水。

WTI原油之外,Brent原油会不会也跌至负数呢?投资者需要留意哪些风险?

随着陆上石油库存逐渐接近满负荷,石油贸易商开始寻求定期租用超大型油轮进行浮仓储油。当前在海上的油轮储油量高达9500万桶,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上一次浮仓储油量达到类似水平是在2009年。由于国际油价在 2008年圣诞节前创出每桶33美元的低价,2009年,石油贸易商在海上储存了超过1亿桶的原油。

随着近几个月原油价格“跌跌不休”,甚至期货合约跌穿成负油价,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如今,全球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储油了,全世界的原油储存基地都几乎被灌满,全球所有的超级油轮也几乎都满载石油漂泊在海上。

负值行情或还会上演 进口国存钱不如储油

“疫情不仅伤害了世界经济,也用最极端的方式扭曲了整个原油市场的结构。”薛光林认为,全球原油市场, 目前正处在一个大规模供需失衡期,原油供应量增加,但主要经济体的发展因疫情处于停滞状态。原油需求下降近30%, OPEC 日减产1000万桶也是于事无补。

针对WTI与Brent价差之谜,薛光林博士介绍,造成价差如此巨大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美国政府对原油出口的管制,使得套利者无法买入WTI原油并运至欧洲和其他地区销售。欧洲和亚洲的用油成本始终比美国贵很多。WTI价格日趋本地化不能真正地反映美国以外原油市场的情况。近期随着WTI油价暴跌,不少原本采用WTI油价作为定价基准的国家都已经意识到这里面的"水太深",将改用Brent油价作为定价基准。投资者也应该尽量避免选择与WTI美原油挂钩的产品。

Brent原油指的是欧洲北海生产以及在西欧提炼的石油产品,目前国际上不成文的约定是,从中东、非洲输往西方的原油均依照布伦特原油订价,并与OPEC自制的油价指数有连动关系。横跨欧亚的其他厂商,例如俄罗斯、中东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原油生产商也是以它为参考指标。

由于WTI的现货交割地库欣总共有只有9100万桶的原油储存能力,但因安全容量考虑,最多只能储存7600万桶。早在4月10号,库欣的库存就已经达到了 5500万桶,并且以每周600万桶的速度在增加,马上就要达到极限,剩余的大部分容量早就被“庄家“预订了。而库欣地区原油仓储费用 每月高达8-10美元/桶,存储超过2个月,仓储费就超过油价本身,所存的原油也会变成负资产。因此,大量未来没有库容的持仓者还是需要在交割之前平仓出逃,WTI负值行情或还会上演。

根据目前原油基本面供需背离的情况,从疫情发展来分析,油市的动荡至少持续到7月中旬。所以在此之前,每当原油期货前月合约到期移仓前几天的油价都会维持高波动率、“负油价”显示出当前油市疲弱的需求面。因为疫情没有好转,需求就不会恢复。

为什么会选择WTI产品来绞杀?薛光林认为,因为WTI只能采用实物交割(管道或仓储),期货到期时,持有人要真的去取货!而Brent原油采用现金交割,货物到期只需要把钱结清即可(也可以通过期转现变为现货头寸)。从下图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原油在20-29美元附近盘整的时候,结合原油的超级升水结构吸引大量的资金抄底前月WTI油价。

薛光林认为,Brent原油的优势在于它的产地离海域要比WTI原油近得多,这让它可以更多地利用油轮这种更大的存储空间。最重要的一点是,Brent原油期货是以现金结算的,不需要物理交割,所以Brent油出现负值的概率比较小。

薛光林认为,疫情对原油需求的影响前所未有,储油需求有望继续累积。全球疫情的拐点何时到来尚无法判断,即使出现了确诊病例数量下降的情况,仍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解除封城政策。目前一年原油的升水达到18美元,在供应过剩的情况下,海上囤油的情况还会继续增加。

近期海上漂泊的油轮浮仓,暴露了全球储油能力都仍偏紧张,甚至美国德州等已将闲置的管道转换成储油设施。薛光林认为,现阶段油价处于历史低点,正是各国加快建立油气战略储备的大好时机,希望我国发动各方力量抓紧建设大型油罐、码头等储油设施,同时加大加快原油进口,对冲过去高油价成本,重点加强现货交易,缩短交易周期,以完善储备体系,保障能源安全。从长期来看,存钱不如储油,钱还有可能会贬值,但石油价格随时可能向上突变,一旦石油价格涨上去,我国就真的错失大规模补充石油储备难得的好机会。

此番原油期货价格暴跌,市场对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质疑之声也是此起彼伏。薛光林介绍,自交易所改变规则以后,未来在仓储有限的情况下,头月美原油合约接近到期日市场都会出现较大的波动。华尔街对冲基金正利用熟知的交易系统规则,配合自己定制的标准,利用产品交易时间的设计缺陷,做空再拉升,这是典型的大庄家收割的方式。

被极端方式扭曲了的原油市场供需仍失衡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费国之一,但是石油储备设施却严重不足。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石油储备约为5.5亿桶,但是在光汇云油创始人薛光林博士看来,这还远远不够,“要把握低价储油的契机,呼吁国家加大加快石油储备设施建设,包括油轮、码头、油库等在内的储油配套建设也要同步跟上。”

Brent原油期货有无也跌至负数的风险?

WTI原油价格更多反映的是美国本土的市场环境,而Brent原油价格则与国际市场相关,更广泛的市场背景意味着对存储空间紧缺造成危机的缓冲更大。也就是说除非世界经济面临灾难性场景,否则反映全球市场的Brent原油价格不会跌至负值。

未来油价大概率还是宽幅震荡,真正的需求恢复或至2021年才能兑现,直到什么时候欧美疫情出现明显可控的局面,原油甚至包括全球风险资产才会出现一个明显的拐点。从长期来看,石油作为基础工业资源,低于平均生产成本的低油价很难长期持续,低油价对中国来说利大于弊,保守估计,中国原油进口每桶下降10美元,可节省200亿美元。如果低油价持续,中国每年将节约原油进口资金逾几千亿美元。

“海上漂浮的超大型浮仓储油船已经成为一个判断油价走势很重要的指标,只要它们一天不消失,油价都不会上涨。”在能源领域摸爬滚打30多年的光汇云油创始人薛光林博士认为,原油衍生品带有高杠杆属性和保证金交易机制,便宜不便宜,不能凭借感觉, 而是凭借专业分析和风险管理,所以建议广大普通投资者不要在这个时候“抄底石油”。

原标题:光汇云油创始人薛光林: 海上超级油轮浮仓一天不消失 油价上涨难再现

华尔街对冲基金为何会绞杀WTI产品?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天虹股票配资网www.00764505.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5-2025 北京中信e配配资平台 版权所有